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五爷传说(小阿姨的肛门)
五爷传说(小阿姨的肛门)

                         (一)小姨的淫荡生活

  小龙今年18岁,父母都移民加拿大了,因为他今年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
所以就一个人留在台湾。父母留了一栋屋子让他住。平常小龙除了练练跆拳道,
就是在家上色情网站。这会儿联考刚放榜,他花了一些时间把入学手续都完成后,
整个暑假便都在家里无所事事。

  正是酷热的七月,妈妈的小妹说要到家里住个几个礼拜,顺便等在国外工作
的小姨父回国。小姨今年29岁,结婚3 年了还没生小孩。以前小龙就喜欢和她聊
天,因为她晚生,差了妈妈10岁,所以想法和年轻人接近,也有新潮的观念。

  小姨到的那天,小龙自己下厨炒了几个菜,两人东扯西扯的讨论着过几天要
去哪玩。吃过了饭,小姨去洗澡,小龙便收拾了一下桌子。她洗完时,小龙正在
客厅看电视。小姨穿着一件淡蓝的睡衣,也坐了下来一起看,边看她边捶自己的
肩:「真是的,拿个行李而已就酸成这样。」

  「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小龙挺关心的。

  小姨也没反对,她坐到沙发前的地上,小龙坐在沙发上帮她按摩。也不知弄
了多久,小龙看完了电视,发现小姨已经睡着了,他的手依然轻轻地按摩着小姨
的肩膀,慢慢地他停了下来,轻轻地让小姨倒在地毯上。

  小龙仔细地端详着熟睡中的小姨,心不停地砰砰跳。自从小姨嫁人后,小龙
也很少见到她了。现在的小姨比以前少女时多了一股成熟味。他看到小姨粉白的
大腿露在睡衣裙子的外面,一直往下看,是浑圆的膝盖和健美的小腿,再往下是
白皙的脚踝和可爱的脚趾。小龙对女人的脚一直有嗜好,光是这样看他就几乎要
受不了了。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小姨,小龙也不敢有所动作,看了一阵子也就把
她叫起来睡觉去了。

  之后几天两人常常出去玩,小龙总是体贴的帮小姨拿东西,时常还会故意耍
宝逗小姨笑,小姨对这个本来就很疼爱的小外甥也更加喜爱,两人间原本就不大
的隔阂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每天晚上,小龙一定会主动要求帮小姨按摩。渐渐
的,小姨会放松地躺在地上让小龙帮她抓抓背,小龙也一定都使尽全力让小姨舒
服地睡着……

  这一天两人逛了一整天街,小姨一直说脚酸,小龙打蛇随棍上的要帮她按脚
底。小姨也答应了。当小龙第一次摸到自己小姨那柔软的光脚时,差一点就胀破
了裤子!那晚小姨睡着后,他还依依不舍的抓着小姨的脚,从按摩变成了抚摸。

  见小姨睡熟了,他还轻轻抬起了小姨的脚踝,在自己的鼻子下闻了闻,一股
清香的味道传进他的鼻子。他把小姨的脚放下,毛手毛脚地摸到了小姨的胸部,
小心地解开头两颗钮扣,把手伸了进去,握住小姨的乳房,手指挑着奶头。慢慢
地,小龙感到小姨的乳头在胀大,另一只手开始很猥亵地摸着小姨的大腿,并大
胆地往私处摸去。

  正当他神志不清时,小姨醒了,捉住他的手轻轻说:「你会出事的……」

  小龙吓了一跳,心里一阵担心,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过了尴尬的几秒钟,他
想一不作二不休,便挣开小姨的手继续摸。小姨手忙脚乱地要捉小龙的手,但是
反而被压在下面。

  小龙一边抚摸一边说:「小姨,我好爱你啊!」

  小姨被摸得脸红红的,又羞又急地说道:「怎…怎么可以?我是你小姨,而
且已经嫁人了!……」

  小龙也不理会,转身就吻了她,本来还挣扎着的小姨突然也不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了面起,我就好想抱你……」小姨轻轻地说。

  小龙把小姨脸上吻得都是口水,轻轻地说:「我也好想抱你。」

  说完,他把小姨一下抱起,放到沙发上平躺,然后脱去了她的睡衣。整个过
程小姨都温驯得像头小羊。小龙用嘴轻轻地舔着小姨的乳头。渐渐的,小姨发出
了混浊的呻吟。小龙把从网上学到的招式都用上了,把小姨弄得惨叫连连。慢慢
地,他移到了小姨的腋下,小姨被他舔得痒痒的,忍不住抽动着身体。小龙压住
小姨的双手,一直舔着她的腋窝。刚刮完毛的腋窝有一点点的毛根,感觉扎扎的。

  舔完了腋下,他摸了摸小姨的下体,已经湿得不像话,而这时他的肉棒也硬
得像刚烧出来的生铁。

  「姨,你想不想?」

  小姨没答话。小龙抬起她的脚轻轻地舔着,一根脚趾头都不放过,小姨的脚
底有一点粗糙,脚掌和脚后跟也有几个黄黄的老茧,但是舔起来特别有味道。小
龙像狗一样,从小姨的脚底一直舔上大腿,在屁股沟边磨蹭着。

  「姨!你想不想?」小龙又问了一次。

  「嗯……我想……嗯……嗯……我好想……」

  「想什么呀?」

  「你好坏……嗯……嗯……我想……嗯……我想被插……嗯……」

  小龙慢慢把老二顶进小姨的蜜穴里,小姨爽得叫了出来,小龙使出了所有他
知道的招式,什么九浅一深啊,划圈圈啊,没多久小姨就要高潮了。

  「小龙……嗯……嗯……我要把你吃了……嗯嗯……我不行了……」小姨死
命地抱着小龙,下体一直顶着小龙的肉棒,高潮了。

  小龙在小姨高潮后还不断地抽插着。小姨已经神智不清了:「小龙……嗯…

  …嗯……不行了……嗯……小姨不行了……喔喔……快放开我……啊……啊
啊…

  …我又要高潮了……喔喔……小姨怎么这么没用……啊……啊……不可以这
样的……喔……放了小姨好不好……啊……啊……「

  小龙一直插了好几百下,直到小姨高潮了五次才射了出来。一阵阵热腾腾的
精液通通射进了小姨的子宫……两人都累得躺在沙发上喘个不停。过了好久小姨
才拉着小龙到浴室里把下体洗干净。

  「小鬼!哪学来的整女人方法?」小姨嗔道。

  小龙从床下拿出一堆日本虐待杂志,小姨看得心惊肉跳:「真色!你这小孩。」

  看了一阵子,小姨的呼吸渐渐变快,小龙在旁边东摸西摸地挑逗着,不久小
姨的下面又湿了。小龙拿出一条童军绳说:「小姨!我想照上面那样玩你。」

  小姨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你不能把我弄受伤喔!」

  小龙见小姨答应了,便拿了绳子把她的双手绑在床头,双脚分得开开的绑在
床脚。小龙慢慢地舔着小姨的阴部,一边又拿润滑乳液往小姨的肛门抹。小姨被
摸得肛门奇痒无比,身体扭来扭去。小龙把手指塞进了小姨的肛门。

  「啊!?不可以!!!」小姨吓得尖叫。

  小龙也不管,涂了一层乳液后,他试着把老二插入,但是真的是太紧了,弄
得他也好痛,最后也就放弃了。把小姨放下来后,小姨紧紧抱着他,身上都是绳
子的绑痕……小龙的心里多了好多想法……

  两人的快乐世界持续了一个礼拜,每天就是窝在床上打炮。

  这天天气很好,小龙突来奇想,想要整整小姨,满足一下虐待的欲望!

  他拿了妹妹的裙子及衬衫让小姨穿,因为尺码都太小,所以裙子很短,加上
没有内衣裤,小姨的脸都红了。小龙把白衬衫的衣袖剪掉,小姨的上半身变成了
一件露脐的无袖衬衫,两颗奶头隐约可见。腋下因为听小龙的话没有刮毛,所以
长出了短短的腋毛。小姨在脚上套上一双高跟凉鞋后,两个人就出门了。

  两人走到商场,四周的人都不断地把眼光投向小姨,小姨的被虐心也被撩起,
甚至故意自己蹲在路边假装拣东西,让人家看她的屁股。

  他们上了公车时还有一大堆的人跟了上来,车上已经挤的满满的了,阿姨勉
强挤到中间地带然后举起手拉住拉环,整个腋下都暴露在许多男人面前。一个小
男生就站在她前面直盯着阿姨的腋毛看,一个男人明显的在摸她的屁股,另一边
有数个不良学生挤了过来手不客气的就往阿姨的蜜穴摸去,一个学生举起阿姨的
腿放在肩上整个阴户都露了出来。

  那晚,小姨高潮了数十次……




            (二)坐台小姐的炼狱

  和小姨的快乐日子持续了没多久就被迫停止了,因为姨父被正式调到了国外
的分公司,所以他们两个都要搬到国外去住。姨父回来那天,小龙送小姨去车站,
小姨哭的像泪人儿似的,但是也没办法,该分开还是得分开。

  回家后小龙一阵郁闷,不知道干什么好,拿起性虐杂志无聊地翻着。突然外
面传来很大的吵杂声,还有不知是鞭炮还是枪声的声音。小龙赶快跑到门口一看,
只见有一个老先生倒在地上,满身是血,有两个人拿着大砍刀正要杀他!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小龙拿起路边建筑工地的石头,朝其中一个大个子的
头砸了下去,那个人晃了晃就倒了下去。另一个人稍一怔,手上的刀没砍准,老
人逃过一劫。

  小龙上前要救老人,但是又畏惧那把刀。持刀人转过身来,面目很是可怕。

  这时,那个老先生突然用手抓住了那人的老二,他痛得刀也掉了,小龙趁机
上,前用力踢在那人的太阳穴上!那人整个人动都不动地倒在地上。

  小龙扶了老先生进屋让他休息,仔细检查后,发现老人只有少数擦伤,算是
万幸了。他让老先生洗了个澡,又弄了一些流质的食物让他吃,最后还让他在床
上睡觉。

  第二天,小龙从沙发上醒来时老先生已经坐在身边了,手里拿着小龙的性虐
杂志看着。小龙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老先生也笑笑说:「年青人,真是的。」

  这时,老先生拨了一个电话,然后讲了几句听不懂的话。小龙端了两杯牛奶
出来,正想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问清时,门外突然有数十个身穿黑西装、戴黑
墨镜的男子走了进来,跪在老人面前。老人一出手就是两巴掌,打的为首的一个
壮汉口角出血,小龙吓得一杯牛奶差点就掉了。

  老先生转头对小龙说:「谢谢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说完朝小龙笑笑
就走了。数十个壮汉一下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两个在小龙家门前,似乎
是保护小龙,怕别人来找他麻烦。

  小龙拿了两瓶啤酒到门口和他们聊了起来,从他们口中才知原来那老头是他
们的老爷,老爷的爷爷曾是清朝时洪门的台湾大哥,他的爸爸是日据时代最凶狠
的角头,他自己更是与三口组的老大拜把的,所以老爷是台湾黑道的慕后大佬。

  而老爷还有四个儿子:大爷在台湾,二爷在日本,三爷在美国,四爷在意大
利。

  小龙听完有点喜悦,又有点担心,不知道会不会被灭口。守门的人又说:
「我们看老爷挺喜欢你的,他很少对人笑的。」

  听了这话小龙才安心下来,进了屋迷迷糊糊的睡了,一直到半夜被电话吵醒,
一接竟是老爷!老爷要他马上出门。小龙不敢不听,换了衣服就出了屋子。一辆
宾士房车已经在门外等他了,他坐上车,司机将他带到一间酒家外。

  小龙一进门就见到一个清秀的中年男子,也着黑西装,陪着老爷有说有笑。

  老爷见到小龙,招手要他过去:「来,见见我的大儿子。」

  小龙很有礼貌地打招呼:「大爷好。」

  那男子也很客气:「别叫大爷,叫我阿义。」

  小龙当然没那个胆:「那怎么行?顶多我叫你大哥就是了。」

  老爷很满意地点点头说:「真有礼貌!昨天我被突袭,多亏你了!」

  小龙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啦!救人应该的。」

  大爷笑道:「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小龙的脸顿时红了。

  老爷拿出一张信用卡:「这五百万美金是谢你的!另外我想收你当义子。」

  小龙支支吾吾地不敢接受。大爷说:「钱先收下吧,义子的事你想想再说。」

  这才让小龙下了阶梯。

  老爷接着说:「这家酒店是昨天暗杀我那帮人的,现在我清光了他们,我们
一起享用这里的女人吧!」

  小龙随着老爷往内室走去,一个35岁上下,穿着一身淡蓝色OL装的女子一脸
忧色地站在那里。然后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老爷介绍这人是他的总管,姓吴。

  老爷朝那女子说:「徐经理!你的头头犯了大忌,你就认命吧!」

  徐经理打开一扇门,里面有十多个国中女生只穿着泳衣站在那儿。很快的,
老爷和总管都各挑了一个小女孩,小龙依然站在那里。老爷问小龙要哪一个,小
龙指了指经理,徐经理吓了一跳,忙要走开。

  老爷沉声道:「你店还要不要?」

  徐经理听了又走回来。

  总管说:「人家要你陪,你就得陪!」

  经理点点头,站在小龙身边。

  老爷又转身交待一个保彪:「剩下的大家玩吧!」

  小龙奇怪地问道:「大哥呢?」

  总管笑了笑:「他呀,疼老婆!别的女人都不碰的。」

  老爷也笑了:「老吴,啰嗦什么!」

  几个人进了包厢,里面已经有了酒菜,两个女孩各自服侍着两个老人。小龙
拽着徐经理的头发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鞋踩在她头上,两个老人很有兴趣地看着。

  小龙把她的裙子翻起来,隔着内裤用力打她的屁股。徐经理一直都只是对坐
台小姐呼来唤去的,现在要被人虐待,竟羞得哭了出来。然后小龙脱下她的高跟
鞋和丝袜,又解下自己的皮带,狠狠鞭打着徐经理的光脚ㄚ子,徐经理又痛又痒
的呻吟了起来。

  小龙撕裂徐经理的内裤,里面早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小龙命令她像狗一样的
趴着,然后把从她脚上脱下的一只高跟鞋的鞋跟塞进了她的屁眼!徐经理一痛,
又哭了出来。然后小龙走到徐经理的面前,撕裂她的上衣及内衣,徐经理的两只
乳房跑了出来垂在胸前。

  小龙叫陪总管的那个小姐把鞋脱下来,到外面拿绳子,然后要徐经理爬到另
一个小姐脚下舔她的脚。徐经理一向高高在上,哪曾受过这种虐待,但情势逼人
只有含着泪照舔了。一边舔,小龙一边大力地搓她的奶头。

  没多久,另外一个小姐回来了,小龙又叫徐经理爬过去舔她的脚。另一个小
姐因为光脚到外面拿东西,所以脚上有很多灰尘泥巴,徐经理很勉强地舔着,一
直作呕。

  陪老爷的那个小姐叫珍珍,长得很清秀。她走到徐经理身后,把脚拇指塞进
徐经理的肉穴里用力地顶!徐经理爽得淫水直流,也忘了要再舔脚。「喔……啊
……拜托你们不要在整我了……啊……啊……」

  陪总管的那个小姐叫丽丽,她用脚压住徐经理的头,然后把烟灰倒进徐经理
的嘴里,两个小姐的虐性都显露出来了。

  小龙让徐经理站起来,说:「如果你能把丽丽压倒,我就放了你,但是屁股
上的高跟鞋不能掉。」

  徐经理脸上的妆早就花了,她用力夹紧屁股上的鞋跟,然后朝丽丽走来。

  小龙对丽丽说:「如果你能把她打昏,我有赏。」

  丽丽站了起来,拿起在地上的皮带打了过去,正好打在徐经理的乳房上,徐
经理一痛,整个人跪了下来,丽丽脚一蹬,踩在徐经理的手上,徐经理痛得叫了
出来:「老爷,放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

  丽丽走到徐经理后面朝高跟鞋上猛踢,徐经理一痛,赶忙爬开,一手还扶着
高跟鞋,不敢让鞋掉出屁眼。丽丽跟了过去,皮带一直往徐经理身上打。徐经理
拿了一瓶洋酒朝丽丽砸去,竟然打中她的头!丽丽有点晕眩,徐经理勉强站起来,
想要把丽丽压倒,但是一时间使不出力,只能把丽丽的泳衣扯掉,两颗少女乳房
绷了出来。这时丽丽回过神来,一巴掌打在徐经理脸上,徐经理又倒了下去。丽
丽抓住徐经理的头发死命地朝地下敲。徐经理双手乱抓,竟抓到了丽丽的头发,
丽丽重心不稳,整个人倒了下来。徐经理赶快压住丽丽,丽丽还要爬起来,徐经
理拿起那瓶洋酒的碎片朝丽丽的屁眼刺下去,丽丽痛得大叫。

  徐经理累得倒在地上喘气,小龙走了过去说:「你的鞋从屁眼掉出来了!」

  徐经理吓得脸都白了:「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们……」

  小龙又对丽丽说:「你赢了!奖赏是让你虐待徐经理。」

  丽丽站了起来,朝还在地上的徐经理猛踢,踢到徐经理都吐出血来才停。小
龙看徐经理已经不行了,赶快叫丽丽停手。丽丽的泼妇性子刚被挑起,怎停得下
来!?她一把抓住珍珍的头发把她拽到地上,珍珍当然没那么好欺负,动手就和
丽丽打了起来。她一脚就踢在丽丽受伤的屁眼上,丽丽倒了下去但抓住了珍珍的
泳裤。珍珍的裤衩被拉到脚踝,一个不稳就倒了。丽丽扑了上去拼命打珍珍的脸,
珍珍整个人都被打晕了过去。

  丽丽把珍珍的手脚都捆好,然后拔她的阴毛。珍珍受痛醒了过来,不停地扭
动。徐经理爬了起来,又拿了一瓶酒朝丽丽头上砸去,丽丽这才昏了过去。徐经
理解开了珍珍,然后把丽丽绑得死死的,三个人都像死了般的倒在地上。

  老爷大笑了好久说:「你这个义子我是认定了!」

  小龙绑住了徐经理的双手,然后让她趴在地下,叫门口的小弟拖着她走到大
门。老爷和总管也跟了出来,徐经理全身脏兮兮地躺在门口。

  老爷跟大爷交代几句后就走了。大爷走了过来朝小龙笑着说:「老爷要你要
定了。」接着他叫了一个年青人过来,那是吴总管的儿子,大家都叫他吴少爷。

  他一过来就叫小龙五爷,大家也就跟着叫。

  大爷说:「小吴,以后就跟着五爷吧!」小龙本还想说什么,但大爷头也不
回就走了……




             (三)悠子的反调教

  从那天在酒店后,小吴和他的手下便一直跟着小龙,很多不认识的人也都送
东西给小龙。

  这天小吴匆忙地跑了进来,说是有一个大礼物送来了,小龙问是谁送的,小
吴说是老爷的四个儿子一起送的。

  小龙换下了睡衣,跟着小吴来到了一间环境优美的别墅。

  进了别墅,小吴说这房子是老爷送的,希望以后小龙能住这儿。小龙点点头,
要小吴把礼物拿出来。小吴领着小龙到了地下室,只见一个只有16、7 岁的小女
孩穿着粉红色的女仆装跪在地上,旁边站了一个穿着高贵的妇女。

  小龙望着小吴,不知道怎么回事。

  小吴笑道:「这是爷们一起送的日本奴隶。旁边这位是调教师。」

  小龙这才明白。他走了过去仔细看着那女孩。那女孩说道:「我叫悠子,请
指教。」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只见那悠子穿着粉红色的管家服,头上留着垂肩的长发,打了一个大蝴蝶结,
微带有稚气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化妆。女仆服的下摆只勉强盖住阴部,整个大腿都
露了出来,脚上有一双短白袜配着黑色学生鞋。

  小龙把她拉了起来,她羞答答地低着头,小龙用手抓了抓她的乳房,竟抓不
住!小龙满意地点头笑了笑,然后朝小吴使了个眼色。小吴叫了两个壮汉进来,
把悠子的手绑上了绳子,然后利用天花板上的滑轮,把悠子的双手高高吊起。女
仆服短短的袖子一下子就褪到了肩上,露出了洁白的腋下。

  小龙走了过去,用手摸了摸悠子那剃得光光的腋下,皮肤很柔软。他用指甲
刮着悠子的腋下,悠子的身体慢慢地扭动了起来,嘴里的呼吸声也渐大。

  小龙让小吴在把悠子拉高,悠子的脚离开了地面,她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
情。

  小龙一直等到悠子的膝盖到了他的眼前才停止升高。他在悠子光滑的大腿上
磨蹭着,然后抬起悠子的一条腿,轻轻地脱下悠子的黑色学生皮鞋,然后又剥掉
她的白袜子。他抬起悠子的脚,用力嗅了两下,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悠子的脸红了起来:「请不要闻我的脚好吗?」她的声音很清脆。

  小龙点点头,伸出舌头在悠子的脚底舔来舔去,悠子禁不住痒得叫了出来。

  小龙停了下来,仔细端详女孩那洁白的脚掌,白皙的肌肤上透着微红,足弓
处带着性感的皱褶,幼嫩的脚趾整齐地排列着,肉下的血管隐约可见。小龙一口
含住悠子可爱的大脚趾,轻轻地用舌头挑拨。

  悠子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小龙放下她的脚,然后坐到沙发上,对那个调
教师说:「让我看看你的调教吧!」

  那个调教师叫龙子,三十多岁,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她拿出一跟教鞭走到
悠子身前,提起她的光脚板,用力就打了下去!悠子痛得哭了出来。

  龙子打了数十下后,把悠子放回正常的高度,打开旁边的一个箱子,拿出一
把剪刀剪开悠子的衣服,只留下下身的粉红色的内裤。悠子的乳房很大,乳晕却
很小,是粉红色的。龙子拿起两个夹子就夹上了悠子的奶头,另外又拿了两个夹
子夹在悠子的腋下,悠子痛得脸都变形了。

  这时小龙对小吴耳语了几句话,小吴点点头,忍不住地偷笑着。他带着两名
壮汉走向龙子,然后出其不意的将她一下撂倒!并快速地绑住了她双手。

  龙子不断地挣扎,大喊着:「你们不可以这样,我是调教师!!」

  调教师在日本是家族性的,生在调教师世家的龙子根本不知道被绑的滋味是
怎样的。小龙走到龙子前面把她吊起来,然后突然撕破龙子的黑西装以及里面的
白色衬衫,两颗成熟的大乳房顿时挣脱了龙子的黑色乳罩跑了出来。

  接着小龙托起龙子的脚,褪下上面的黑色高跟鞋和黑色丝袜,然后对着龙子
白嫩的脚踝嗅来嗅去。

  「你是谁?」

  「啊……我是……嗯……嗯……我是……龙子……」调教师的呼吸渐渐变得
浑浊了。

  「混蛋!你是五爷的性奴!」小吴吼着说。

  小龙正含着龙子的脚趾头吮吸着。龙子一阵的舒服,但也说不出那种话来。

  小龙命小吴把龙子剥光,几个壮汉冲上前,没两下,龙子全身的衣服都成了
碎片。她死命地夹紧蜜穴,但是黑压压的阴毛依然呈现在众人眼前。

  小龙拉起龙子的右脚,在她的大脚趾上绑了一条绳子,然后慢慢抬高龙子的
脚,一直到龙子的眼睛正对着自己的脚趾,然后又慢慢升高龙子的手,原本站着
的左脚慢慢地变成了踮着站,最后只剩大脚趾撑着地。

  小龙让一个壮汉一直舔龙子的脚,另一个玩弄她的乳房,他自己则走到悠子
前,把她身上的夹子拿下来,然后轻轻含住她的奶头。

  悠子闭上了眼睛,嘴里不断轻声呻吟着:「主人……我……我……嗯……受
不了了。」

  小龙把悠子放下来,抱到沙发上放下,然后裤子一脱就插进了她湿答答的蜜
穴。悠子足足泄了三次,小龙才射了出来。

  小龙射完后,整了下衣服,走到龙子前,她已经发出神智不清的吟声:「我
是……喔……喔……性……性奴……嗯……嗯……啊啊啊……快……快干我……
喔……喔……」

  小龙朝小吴点点头,几个人一拥而上,死命地奸淫了龙子。

  搞了将近一个钟头,众人才发泄完,小龙叫人把龙子洗干净了又带到房子的
客厅,当着大家的面他宣布今后起悠子不再是奴隶,是他的女人。

  悠子走到龙子前面,一手就敲在她头上,然后拿出一条像狗尾巴的东西说:
「身为调教师,你一定知道这是什么吧?」

  龙子吓得脸色苍白,一句话都不敢吭。

  几个大汉上前把龙子像狗一样压在地上,悠子把那一根狗尾塞进了龙子的屁
眼,龙子闷哼了两声,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一个大汉拿出几件衣服要龙子穿上,屁股上的狗尾一直摩擦着直肠壁,让龙
子稍稍一动就痛苦不堪,不过还是勉强把衣服穿好。

  所谓衣服,是一件连狗尾都盖不住的超短裙,连阴毛都露出一小截来。上半
身只有一件像内衣的薄纱,两只大乳房几乎都遮不住,褐色的奶头更是明显地露
了出来。而从裙摆以下都没有丝袜,只有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超高的鞋跟让龙
子站得很不舒服,一条很细的鞋带围着脚踝,脚趾的地方有三条束带,龙子粉白
的脚几乎是完全暴露了。

  小龙把龙子的手拉到头上,然后连同头发绑在一起,整个腋下都露了出来。

  小龙和小吴把龙子带到一处很热闹的街市放下,可怜的调教师被迫走到街的
另一头去。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望着她。有四、五个醉汉从对面走了过来,手很不客气地
就摸上了龙子的乳房。

  龙子吓得一直求饶:「不要碰我……求求你们……」

  「你看!这婊子的屁眼里有一根狗尾!」

  一个醉汉抓住狗尾死命地搓,龙子痛得差点昏倒。另一个醉汉则舔着龙子的
腋下。

  「嗯……嗯……拜托不要了……啊……」

  几个人要把龙子拖到暗巷里,龙子不断地挣扎,一只鞋被她踢掉了,身上的
薄纱也被撕破了。一个醉汉首先忍不住,裤子一脱就插进龙子的阴道。

  「妈的,这婊子早湿透了!」他边插边笑道。

  几个人粗暴的轮奸着龙子,最后还把全身脏兮兮的龙子丢回大马路边,小龙
等人才把她拉回车上。

  回到了别墅,小吴把龙子洗干净,又把她头下脚上的吊起来。悠子在她的脸
上毫不怜惜的踩着。小吴拿出一个大吸筒,装满醋,灌进了龙子的屁眼,然后拿
出一根假阳具在她的阴户里抽送。

  没多久龙子便意就来了:「求求你让我去厕所吧……」

  根本没人理她。

  「嗯……嗯……我要受不了了……啊……啊……」

  很快,一堆黄色的大便从龙子屁股冒了出来,顺着身子流到龙子脸上,龙子
的哭声也同时爆了出来……

            


                         (四)被剃毛的女教官
                        
  暑假一下子就过去了,小龙也开学了。悠子跟着小龙,也过了一个快乐的暑
假,一直都是奴隶的她,突然变成五爷的女人,她高兴的不得了。这天小吴带她
到一所高中注册,那是一所和尚学校,今年才招收学妹,忙了一天才回家。

  回家后小龙说总管那儿有些纠纷,要去看看,几人又一同到总管的办公室。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群喽啰住的破公寓,一到那儿,一个领头的过来报
告,说是有一个老赌鬼使老千被抓到,被逼的把地契都陪上了,然后他的女儿要
来赎回他,

  正僵着。小龙到了那个房间去,只见一个老人垂头丧气的坐在那儿。旁边还
有一个女人。

  「咦?教官!?」悠子惊奇地叫了出来。

  原来那个老人的女儿竟是悠子学校的女教官,悠子的高中一直是和尚学校,
那个教官是唯一的女教官,在校里也颇吃香。只见她正一脸严肃地对着另一个头
头讲话,气势很凶。小龙走了进去,女教官看大家都叫小龙五爷,便知小龙是头,
当下便不理那头头,直接来和小龙理论。

  「你要怎样!?」她气冲冲地问。

  「你父亲出千在先,又自愿拿地契来押且有签字为证,你还想拿回去吗?」

  小龙也得理不饶人。

  「赌场本就是犯法的,我要去告发你们!」女教官恐吓着。

  「这样吧!签个卖身契我就放你父亲走。」小龙笑眯眯地说。一旁的小弟们
更是笑得东倒西歪的。

  「你这混蛋!!」女教官气不过,一巴掌就要打下来,但是一只大手抓住了
她的手,是一个叫龟头的学生,是悠子那学校的头头。

  「你不想毕业了吗!?」女教官气呼呼地说。

  「妈的!我早就想操你的贱屄了!」龟头蛮不在乎地说。

  龟头伸手要摸女教官的大胸,但是女教官一拳就槌下来。小龙早就退到后面
看戏了。那女教官穿着一件短袖白衬衫,配着及膝的军裙,脚上是一双皮鞋。她
显然受过很好的博击训练,一拳又一拳地打向龟头,但龟头人高马大,也不怕打,
一手剪住女教官的手,一勾脚,女教官就跌到了地上。一群喽啰拥上来,七手八
脚地绑住了女教官。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女教官被成大字形地绑了起来。

  小龙走了过来,在她身上摸着。「教官的奶真大呀!」

  女教官拼命地扭动着身体,可是依然没用。小龙蹲了下去,把女教官的鞋子
剥了,露出了两只穿着黑色棉袜的大脚。小龙又脱掉她右脚的袜子塞到她嘴巴里,
然后他端起女教官的那只光脚,轻轻地嗅着。一整天闷在皮鞋里的脚免不了有一
股酸臭味。小龙闻得很爽,「哇!女教官,看不出来,你的脚真是又大又臭啊!」

  女教官又羞又气,脸都涨红了。小龙嗅了一阵子女教官的大脚后,站起身来,
剥开女教官衬衫的扣子,露出一件白色的胸罩及丰满的乳房。

  「哇!教官,你的毛好多!」小龙看到女教官的腋下有很多腋毛,他兴奋地
把整件衬衫撕裂。

  「畜牲!你想干嘛!?」女教官还在骂。

  「教官是不是都没剃过毛?」小龙轻轻地扯动着女教官的腋毛,免不了又用
鼻子闻来闻去,一种女性的汗味刺激着小龙。他轻轻脱下女教官的裙子,然后示
意放她下来。

  「这样吧!你打得赢龟头我就放人。」

  此时女教官只有内衣裤在身上。龟头淫笑的走向女教官,女教官这时也顾不
得羞耻,一脚就踢了过来!龟头不愧是龟头,一抓就抓住了女教官踢来的脚,一
扯,女教官又倒了,她站起来后一拳打在龟头肚皮上,龟头不痛也不痒,反扣住
她的手然后扯下她的乳罩。女教官惊叫了出来,但却无法用手去遮挡,两颗大乳
就这样晃呀晃的。

  好不容易龟头才放手,她赶快把自己的大奶子遮挡起来。龟头伸手要脱她的
内裤,她原本就打不过龟头,现在要遮乳房那更不用说了。龟头轻易地把她压倒,
然后扯掉内裤绑起来。这时小龙早已通知了许多学生过来,都是那所高中的问题
学生,女教官被一丝不挂地绑在问题学生前面,她羞的头都不敢抬起来。

  小龙走向前,东摸西摸,然后要两个学生挠痒她的脚,另两个挠腋下和肋部。

  「哈哈哈!呵呵!不…不要…哈哈!…住手啊…我会死……」女教官被痒得
气都喘不过来。

  足足挠痒了十分钟小龙才叫停。然后叫学生们挑逗她,两个学生含着女教官
酸臭性感的大脚掌,两个舔着女教官毛乎乎的腋下,以及奶头,没过多久,女教
官的呼吸声渐渐大了起来。

  「嗯……嗯……不可以……放……放了我……啊……啊……」

  小龙用手摸了摸女教官的阴部:「你的下面怎么都湿啦?」

  女教官一时也羞的不知要说什么,小龙拿了一根假阳具插了进去。

  「啊!……啊……啊……」女教官爽得叫了出来,小龙抽插了几分钟后把假
阳具拔了出来,女教官一下子不能适应的扭着屁股。

  「教官在学生前面也骚成这样啊?」女教官很不好意思,但是实在很痒。

  小龙朝龟头使了个眼色,龟头挺起他的龟头在女教官的私处磨来磨去,女教
官受不住痒,一直呻吟着,龟头却一直不插进去。

  「教官!要不要我插进去?」龟头打趣地问。

  「嗯……插……插我……啊……」女教官也顾不得耻辱了。

  龟头用力一顶,顶到了最深处,然后快速的抽插着。

  女教官被插得爽叫了起来:「啊……啊……我好爽……插死我了……好……

  好龟头……喔……喔……好深……」没多久女教官就泄了。

  龟头干了数百下才喷出来,其他数十个学生也冲上去轮奸了女教官。女教官
被干得翻了白眼,倒在地上。一群人把她清洗干净后又带回来。小龙这才好好地
打量着她,浅咖啡色的乳头依然涨着,两丛腋毛杂乱的长在手臂下,修长的腿有
着白皙的皮肤,一双白皙的脚虽然大,但长得还比较好看,脚趾长长的。

  小龙把女教官放倒在地上,像狗一样的趴着,跟着拿出一根大注射器插进女
教官的黑色屁眼。

  女教官不知到他要做什么,惊得大叫:「你!你要干什么!?」

  小龙也不答,只是把注射器中的液体全部灌入女教官的屁眼。

  女教官顿时感到一阵灼热,随着而来的是一阵便意,这才知到她被浣肠了。

  小龙这时走了过来说:「对了,刚才我们录了像,明天女教官的英姿就会传
遍学校了,哈哈!」

  女教官一听,忍不住地骂了出来:「你!……你这畜牲你想怎样!?」

  「也不想怎样,只是觉得女教官的淫荡,要让大家知道而已。」

  女教官气得说不出话来,肚子里的便意一直袭来,她快忍不住了。「让…让
我去上个厕所好吗?」

  小龙当然不让她去:「你求我呀!」

  「拜托……你饶了我吧……」女教官的声音像蚊子一样。

  这时女教官的爸爸也被带进来了,看到女儿被绑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啊!不准看!……」女教官被全裸的绑在爸爸前,她羞得叫了出来。

  「你上去舔她吧!」小龙朝那老头说。

  那老头似乎早就忍不住的样子,扑上前就去吸自己女儿的阴部,手也不停地
搓着女儿的乳房。一群流氓在旁起哄着要他插进去。

  「不可以!……啊!爸!我是你女儿呀!!」女教官急得大叫。

  那老头老二涨得受不了,也不管了,裤子一脱就往女儿阴道塞,一下子就顶
到了最深处!

  「……嗯……啊……啊……」女教官强忍着不叫出来,便意越来越强。

  老人加快速度,猛力地抽插着,女教官渐渐忍不住了。

  「啊……啊……爸……你插得我好爽……喔……喔喔……」突然女教官一个
松懈,肛门一放松,粪便流了出来,一时间女教官和她爸爸身上都是女教官的稀
屎!

  她爸爸也不在乎,反而抽出老二走到女教官身后插进了女儿还在淌着稀屎的
屁眼!

  「啊!!!痛!……啊!!」女教官痛得叫了出来。

  插没几下女教官就痛得晕过去了,他爸爸又插了好多下才喷了出来……

  第二天在高中前面的交通路口,所有的学生都堵在那儿,引起一阵骚动。女
教官在路口指挥着,身上只穿了一件像胸罩的棉衣,两条细肩带好像随时会断。

  整个背部都露了出来,两臂下的腋毛也明显可见。下身只有一件热裤,屁股
的三分之一都露了出来,透过宽松的裤子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看到一些黑
黑的阴毛!

  女教官脚上是一双很淫荡的高跟凉鞋,银色的鞋带延伸到膝盖,特高的鞋跟
让女教官健美的小腿肌肉都展现了出来!

  整个学校闹哄哄的直到升旗,原本要带早操的老师突然推说不舒服,要请教
官帮忙带,女教官很难为情地望着他。校长本来早操时都先行离开。今天却也留
下来了,他也说让女教官带。

  女教官只好走向前去,先把凉鞋脱下,因为鞋跟太高了。然后随着音乐作操。

  当她把手伸高作伸展运动时,两颗大乳房晃呀晃的,腋下的黑毛也全被看得
一清二楚。前排的几个班级里有很多学生都晕了过去。司令台上的校长主任也都
用手压着涨起的老二……

  一整天被视奸的女教官,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了,正收拾东西要回家,突然龟
头走了进来,淫笑着说:「女教官今天可真淫荡啊!」

  女教官不说话,只是看着地上。

  龟头掏出老二:「你看要不要把照片送给校长?」

  女教官一听,叹了口气,走了过来跪在地上为龟头服务了起来。龟头也不会
怜香惜玉,抓住女教官的头发死命地往她嘴里抽插,女教官被弄得差点就喘不过
气来。没多久龟头就喷了,龟头命她不准吞下精液,要含着。然后他拿出一跟假
阳具插进女教官阴道里,又把她的鞋给脱了,闻了闻她的脚。然后要她到校门口
的站牌等他。

  光着一双大脚的女教官扭扭捏捏地走到了站牌,一路上学生都一直看着她的
脚,裤裆里的假阳具清晰可见,因为嘴里有精液,她也不能跟别人说话。

  到了站牌,龟头拿了个东西放到女教官的包包里,然后耳语了几句话。女教
官面有难色,但最终还是点点头。之后她顺着龟头的意思,上了停在最后面的一
班公车。

  一上车,她就暗暗叫苦,因为那车上是另一个学校的问题学生,几个还曾被
她教训过。

  她一上车就被发现了,一个带头的学生说:「这婊子教官今天发春了!?」

  他见女教官也不说话,就伸手过去吃豆腐。女教官就要赏他一巴掌,但那个
学生却拿出一张照片,是女教官被龟头插的照片。女教官一看到照片,手就打不
下去了。那个学生拉起女教官的上衣,让整个乳房露了出来。女教官赶忙转身,
但到处都是人。另一边的学生用手大力地揉着女教官的奶头,有几个学生把女教
官的裤子剥了下来。

  「教官的下面有一根阳具!」一个学生大叫。

  女教官羞得头都不敢抬,那个学生握住假阳具,用力搓着,女教官一爽就叫
了出来:「……啊……啊……」嘴里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很是淫荡。

  带头的学生拉住了女教官的一只脚,抬到自己的肩上,这时大家才看到女教
官没穿鞋。他把老二刺进了女教官完全暴露的阴部里。女教官因为站得不稳,所
以伸手拉住拉环,一个学生开始舔起她翘起那只脚的脚趾头,另一个学生则舔着
她的腋毛。

  「……啊……啊……好爽……快干我……干死我……啊……嗯……喔……」

  肛门阴道也不知道被干了几次,学生们才停下来,女教官的手依然拉着拉环。

  这时,她突然想起龟头的话,从包包里拿出一支刮胡刀,对着还在摸她的学
生说:「你……你们帮我刮毛好吗?……」